从国际揽才议题,看背后台湾脑力流失问题本质

594℃ 919评论
从国际揽才议题,看背后台湾脑力流失问题本质

台湾成为优质白领人力的净输出国,不论在学界或业界已是普遍共识。根据 主计处统计 ,2015 年,光是在中国、东南亚、美国、日本、南韩及澳洲等地区,便有逾 72 万名国人在海外长期工作,且其中七成以上具有大专以上学历,比 2009 年时增加了逾 6 万人。

笔者日前有机会跟清大孙民助理教授聊天,他判断台湾接下来的大问题是「脑力流失」。身为一个第一线教育现场,传授下一阶段产业竞争重点「人工智慧」的老师,发现大量的学生在研究所及博班时选择出国,便在国外工作,所拥有的才能沦为他国运用。另一方面,也听过在科技大厂服务的朋友反应,优秀的同仁在外派帮华为维修硬体后,就被挖角不回来了。

「脑力流失」:严重掏空台湾的转型基础

不论是刚要爆发研发能量的毕业生,或是在专业领域有基础者,皆选择在国外发展,「脑力流失」这问题将严重掏空台湾下一代的技术基础、与国外竞争的优势及产业转型的可能。

人口的推力与拉力成因複杂,从国内的社会安全、劳动、经济发展、教育政策,到国际政治、全球贸易等环节皆环环相扣,自然不存在唯一、万灵的解方,即便光就「脑力流失」问题,便至少需处理国内劳动力外移及吸引外籍人才两大面向。

近日来引发争议的「外国专业人才延揽及僱用法」,在为外国人才打造更为友善的劳动及生活环境的方向值得肯定,但却缺少关键的上位规划,甚为可惜。

引入脑力前需思考国家的战略

在阅读国发会推动这部草案后,如同其他政府政策,所缺乏的仍是「台湾对人才取得的整体战略」。此处的人才战略应思考的点包含:台湾如何看待总体经济的未来发展?何种领域的人才是我们所缺?延揽人才的目标区域在哪?该领域台湾目前优势跟劣势?可弥补劣势的资源是?这些项目理应当逐步爬梳出来。

举资通讯产业的例子。假设「软硬整合」是资通产业的趋势,而台湾在硬体製造仍存在短期优势,反倒 软体部分需求成长却人才不足 的状况下,我们就该更细緻的评估规划,引入软体人才的可行性及后续对本国劳动市场的影响。

在国内软体人才存在缺口及不影响该行业薪资水準的前提下,锁定薪资较台湾为低的国家招募软体人才,透过产创条例等政策工具给予补助及租税优惠,给予引入这些人才的公司优惠,人才引入后进一步驱使产业往软硬整合前进。

以上的想法笔者也曾跟具 15 年软体研发经历的主管讨论,他表示全球软体市场仍在成长,而吸引外籍的软体人才有利人才聚落的形成。一旦人才聚集产业蓬勃,吸引更多厂商投入时,优秀的员工选择增加,更能从跳槽中得到薪资的成长,带动产业薪资水準提升,而聚落生成后的周边经济效益也嘉惠地方政府。

目前讨论失焦,低薪实习反加深疑虑

承上,在引入国际人才前,须先思考的点是台湾在产业上未来的战略,并依据该战略来规划分析,继而衍生方案执行,才得以让计画执行后与国家发展的大方向一致。反观国发会目前提出的法案,虽立意良善,但仍缺乏战略的想像跟细緻的评估,即使有说明整体人力流失的状况,却没针对不同产业部门进行更细的分析,到底要什幺样的人才并没说清楚。

更甚之,法案中扩大开放各产业一体适用的「实习」机制,第一时间却未详细说明开放总额,反而扩大了战场,引起广泛疑虑;而 立委错误引用法条 ,非但没达到解释的作用,又让众人的焦虑更提升,缩小了理性评估台湾不同产业、不同规模企业对外籍人才需求的空间。这样错误的推动策略,无怪乎处处碰壁,即使议题火热却难以聚焦,也更让人忽视了「脑力流失」的严重性。

不单靠外部人才,对内也应该持续寻找解方

回到「脑力流失」的问题,除对外延揽人才外,政府对内的改革也不应怠慢。

中研院李琳山院士曾在「推动产业转型 大学必修课程先鬆绑」专访中提及,现在大学生「规定要学太多的必修课,学生因而没有余力去培养自由度、灵活度」,造成学生变成单向课程训练出来的机器人,连带影响产业人力弹性。

孙民助理教授也在 公开分享 中曾提到,学生在大三大四修完必修课后才开始觉得人工智慧有趣,但这时间就开始準备国外考试,也失去了跟台湾优质团队对接的潜力。诸如此类的讨论,都说明了对既有的体制,我们仍有改善国内人才运用的空间,而此类的改革理应当随时可做,反弹也小。

做足苦工的分析规划,「脑力流失」才有得舒缓

综上,我们肯定国发会面对台湾人才流失的问题,现行的专法草案也确实有利解决部分外国人才在台工作的难题。但人才流失的解法恐需要更细腻的战略规划,不然台湾广大劳工长期处于低薪过劳,也担心工作机会被外籍人口抢走,自然会引来人们担忧。

做足苦工的前置分析规划,构思具前瞻性的战略,挑选合适的目标领域,聚焦瓶颈排除疑虑,对外对内都积极改革,自然人们反弹会减少,大家并不是那幺闲,每天都只想反对政府。